0%

我读《兄弟》

这几天读完了余华的《兄弟》,这是一本比较长的小说,讲述了李光头和宋钢两个兄弟的一生,时间跨度从文革到改革开放,有点长,所以书是分为上下两个部分。在我看来,上下两部分其实像两本书,上部分涉及到了文革,里面人物的命运比较悲惨,红卫兵精神狂热,给人的感觉仿佛丧尸一样,泯灭人性,肆无忌惮,仿佛迫害人成了他们的乐趣,随便给他人扣帽子是他们工作的绝对证明,让人不忍淬读。下部分围绕林红,李光头和宋钢两兄弟开始了不同的人生,这个三角恋剧情确实有点狗血,两兄弟从此决裂。林红嫁给了宋钢,恩爱了20年,后来宋钢下岗,李光头成了富人,林红和李光头在床上干了一个月,宋钢看破俗世卧轨自杀。好一个荒诞令人唏嘘的故事,作者字里行间隐喻讽刺,似乎在揭示人他妈的本来就是丑陋的,只不过有些人选择了可爱,选择了高尚而已。

“李兰双手抓住棺材,无限深情地看起了宋凡平,在这张肿胀变形的脸上,宋凡平的音容笑貌生机勃勃地浮现了出来,宋凡平回头挥手的情景栩栩如生,他走在一条空荡荡的道路上,四周的景色荒无人烟,李兰一生的至爱正在奔赴黄泉。”当读到这段的时候,我在想李兰该是多么难受啊,和此生至爱生离死别,对于一个再婚的女人来说,这种痛苦简直难以忍受,在当时环境下根本就无法得到解脱,因为是红卫兵杀死了宋平凡,在文化大革命中,哪些个平凡的人敢去质疑、去争取所谓人的权利呢?李兰也不例外。宋凡平在作者的笔下高大勇敢,却难逃如此厄运。宋凡平死后李兰就彻底废了,书上说她十年不洗头发,那是对宋凡平的纪念,可见此时的李兰活着就不知道为啥活着了,宋平凡就是她的主心骨,主心骨没了,人就像抽去了灵魂,正在一步一步向死亡走去。

李兰和宋钢的爷爷死后,李光头和宋钢就彻底成了孤儿,整个世间他两相依为命。李兰死之前告诉宋钢,让他好好照顾李光头,有饭他俩分着吃,有衣服他俩分着穿。这个时候林红出来了,李光头以前偷看过林红的屁股,他对林红是真的有感情,可是林红当时是比较讨厌李光头的,因为年轻人都有羞耻心,被一个人偷看过屁股,正常的女孩肯定讨厌死那个人了。李光头是什么人呢?敢想敢做,脸皮厚,这种人是比较有特点的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李光头让宋钢充当他与林红的通信人,在林红正在寻觅合适的人生伴侣时,她看到了喜欢读书、不爱说话比较文静的宋钢,对他的好感也是一天比一天深,这也得益于李光头对林红的骚扰和穷追不舍,当一个人对某件事十分讨厌时,就想换一个来替代,所以李光头的替代品就是宋钢。狗血的三角恋也就开始了。

“你他妈的听着,宋钢是我的兄弟,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,宋钢还是我的兄弟” 这是李光头说的话,没有林红,可能还有刘红等,出现这种事,他们的兄弟之间还是要反目成仇,所以上面的话确实是一句屁话。不过这句话在宋钢写绝笔信时又提到了,小说为什么要反复提这句话呢?“宋钢,你这个王八蛋,你他妈的听着,上次是你和我一刀两断,这次是我和你一刀两断,从此以后我们不是兄弟啦!” 当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时,他去找宋钢,希望他们能和好,即使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兄弟抢走,兄弟还是兄弟,但宋钢拒绝了,宋钢拒绝李光头一大部分是由于林红,他知道林红讨厌李光头。李光头说了上面的一句话。之所以还是兄弟,还是由于他们小时候一起吃苦,一起努力地活着,这种感情又岂是一个女人能泯灭的。“宋钢,你这个王八蛋,你把我们小时候的事忘光啦!”,此时李光头已经是很绝望了。

后来李光头收垃圾变成了富人,宋钢却因为裁员下岗,这时候矛盾出现了,贫穷夫妻百事哀,想不出问题都难。宋钢到处兼职,可也挣不了几个钱,虽然此时林红并非贪财势力之人,但宋钢作为男人,是不甘作为一个废物活在世上,他去水泥厂上班,得了严重的肺病,快要死了。此时的李光头春风得意,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,玩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性,他早已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了,性不过是利益的交换,满足彼此的需要,何乐而不为?这并不是在丑化社会,真实的社会肯定是存在这种事情的,看似道貌岸然的人,背地里指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当宋钢到南方卖那些东西时,李光头和林红干上了,而且他妈的还干了一个月。用李光头的话说,他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啦,他只知道干恋爱。。接着李光头想体验处女,就让林红去上海补处女膜,补好后他们正在床上干着的时候,宋钢已经回来了,并且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,写完绝笔信,就卧轨自杀了。世上的一些东西是真他妈的无聊,嘴上说说而且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改变。在宋钢的绝笔信中,他说李光头还是他兄弟,他把最后的钱留给了林红,他不恨林红,也没有恨的理由。人也就这样了,没必要去恨了。他也解脱了。

就是生离死别了,我们还是兄弟。这是这篇小说要表达的吧。活在一个无法言声的时代,吃饱饭穿好衣做好爱,再稍微可能人模狗样儿点,可能做梦都会笑吧。可是很多人却做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