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大红灯笼高高挂

近几天读了苏童的《妻妾成群》,这是一部中篇小说,其实是比较短的,一会就读完了。小说主要讲了在旧时代封建家庭下几个女人相互争宠,勾心斗角的故事,她们的命运与一个叫陈佐千的封建时代男性绑在一起,借用苏童的话说,痛苦中的四个女人,在痛苦中一齐拴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,像四棵枯萎的紫藤在稀薄的空气中互相绞杀,为了争夺她们的泥土和空气。主线是一个叫颂莲的女大学生因家道破落卖身到陈家作妾,耳闻目染关于井的故事,从小说开篇前代女人投井到最后结尾梅珊偷情被投井,颂莲也从开始的冷漠倔强到最后发疯,这种绝望的痛苦笼罩了那个时代的女性,痛苦往往会酿成悲剧,颂莲也不会例外。

“陈佐千挥挥手说,休想,女人永远爬不到男人的头上来。” 当颂莲问陈佐千关于梅珊的事时,陈佐千很不屑,对于女人来说,可能永远是他的玩物,这个女人不漂亮了,那就再娶一个,反正女人多的是,他没有必要去讨好任何一个被他玩弄过的女性。听着有点过于封建了,但在那个时代这样的情况可能比较普遍,可能是大多数女性的命运。李敖有一篇文章《女性——牌坊要大,金莲要小》,文章中说男人离不开女人,可是男人又看不起女人;更怪的是,不但男人看不起女人,连女人也看不起她们自己。她们没有自由意志,没有自己的话语权,朝中权贵,哪一个轮到她们说话(个别除外),她们几乎什么都没有,唯一有的是她们的老公和孩子。她们的老公是她们的天,天是不可违背到,所以老公也是不可违背的,不能违背还不说,更气人的是古代先贤有这样的一句话:忠臣不事二君,列女不嫁二夫,这可把女人一棒子打死了,你乱改嫁,你就是荡妇,不检点,你走在路上别人在你后面乱嚼舌根,恨不得戳你脊梁骨。到了宋代,名言警句又出来: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,就是饿死就饿死算啦!饿死是小事情,可是失掉贞节却是大事情!这就是程朱理学要告诉天下女性,贞节比性命都重要,虽然它看不见摸不着。这就是封建时代女人的命运!女人们被圣人们看不起,被她们的老公看不起,最可怕的是所有人从小被灌输这种思想,哪怕是刚生下的小孩,也要区别对待。回到小说,其实我们可能感受到,这几个女人挺可悲的,为了一个男性,争宠斗心眼,不惜伤害自己。文中说卓云和梅珊临盆的时间差不多,为了比谁生的早些,卓云去买催生药,生孩子时差点把阴道撑破,差点死了,可见这群女性疯狂起来是多么可怕,也是多么可悲。

颂莲在陈家待过一段时间就变得很冷漠悲观,初经人事的女生其实应该有略微的羞涩和韵味,但颂莲表现得过于成熟,当她发现丫鬟雁儿被陈佐千摸胸,并且发现雁儿和她说话时带着张狂的神情,她说:连个小丫环也知道靠那一把壮自己的胆,女人就是这种东西。这时她已经被同化了,慢慢就认为女人就是要服侍男人的,要被男人玩弄的,她的结局可想而知。人一旦被某种思想限制,就会越陷越深,除非在某一瞬间明白一切都是徒劳无意义的。

最后说一下梅珊,梅珊是一个寂寞的女人,像她这种人根本不适合待在封建大院里,下场很惨。她最后一次出去和医生偷情时对颂莲说:雪大怕什么?只要能快活,下刀子我也要出门。想唱戏就唱戏,想快活就快活,想哭就哭,这种性格确实活得洒脱,完全和当时女性的大环境背道而驰,陈佐千根本就不会珍惜他,他只是淡淡地说,该怎样就怎样。要怎样,要把梅珊投井,这种偷情的女人怎么还有脸会在这世上呢?梅珊的命运根本就不在自己手里,她男人要他死,她就得死。当然这里不是说偷情好,大家都偷情也无所谓。所谓红颜薄命,只是遇到不珍惜红颜的人。

妻妾成群,或许在男人的快活世界中,女人被无视,女人也无视自己,构成了这个可爱又可笑的世界。